— 世界 —

如果带卡世界的堍重生到卡带世界02

※卡带不拆不逆!


※这只是愚蠢作者的一个脑洞而已如果堍或者卡卡西有任何让您感觉“卧槽这谁啊”的想法,那一定是作者的错,请务必鞭打我。


※欢迎捉虫


※因为作者写这篇的梗来自另一篇文所以难免有些含沙射影什么的……


※带土卡卡西双重生。


※憋被堍的幻想x欺骗了。


※傻白甜全篇傻白甜。


如果这些都没问题请下滑。


——————————————


       看着身旁威武有力的卡卡西带土觉得心好累,如果这一切是因为他的蝴蝶小翅膀,那么剧情煽动得未免也太快了吧!


       “……你明天到学校那边秋千旁边的大树下面等我。”卡卡西把带土放下后将面罩向上拉了拉,还是没能遮住耳尖泛红的颜色,“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琳也会来。”


       带土觉得自己好像在玩一个恋爱养成的单机游戏,此时要攻略的妹子对自己说了这句话,自己要怎么回答才能赢得最大的好感呢?在一番深思熟虑之后带土最终决定开启总(zhong)裁(er)模式:


       “啧,我知道了。”


        卡卡西觉得有些难过,带土还是不能和他好好相处吗?还是说果然还是一鞭子一糖果的好?


       刚刚有没有太紧张说啧的时候会不会太短促怎么办是不是还是不够帅!这是带土潇洒转身时内心现在纠结着的事情。

      

       回到熟悉而透着几分陌生的老宅,带土躺在一旁的榻榻米上伸展四肢做了个懒腰。如果说要追求卡卡西的话那么首先考虑一下情敌吧?带土翻箱倒柜地找出一张纸和一支记号笔开始记录。

     

      卡卡西那家伙貌似和凯关系不错,暂且划分进去。用笔记下凯卡。水门33好像也对卡卡西蛮招呼的?再涂上四卡。这么说来琳不也是一个很强劲的对手吗!?不情不愿地写上琳卡(喂)。还有卡卡西以后带的三个徒弟一个比一个贼啧。分别写下樱卡(…)鸣卡佐卡。啊……还有卡卡西身边的一个后辈貌似叫大和还是啥来着也很可疑的样子。最后写上路人卡。


      卧槽这还玩个p啊!带土一甩笔表示他突然不想干了情敌好多好可怕怎么办不想和女神抢男人怎么办!?(╯‵□′)╯︵┻━┻


      ┳━┳ノ(°_°ノ)嘛总之先先睡一觉再考虑这些糟心事吧。


       只能说恋爱的人脑子里都是一团浆糊。

      

       贤二还是有贤二的好处的,带土决定洗洗睡了,另一边的卡卡西就没那么轻松了。


       “琳你觉得要怎么做带土才会露出类似帕克被捏肉爪的样子的表情呢?”卡卡西用左手戳着一个玩偶的脸一边侧过头和琳交流。


       琳表示自己好心塞不想看见身边一对狗男男秀恩爱怎么办!在线等!急!自己喜欢的人在帮喜欢自己的人挑礼物是要怎么样啦!


       但是琳会就这样吼出来吗?当然不会!于是琳在嘴角勾出一抹微笑,打算用另一种方法来委婉地表达自己的不满“卡卡西我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哟,带土他是一个甘党所以非常喜欢吃草莓哦,如果你给他买一瓶草莓牛奶的话他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快点看出我的不满吧快点看出我的不满吧!我真的不想帮自己喜欢的男孩子挑礼物给喜欢自己的男孩子啊!野原琳觉得自己脸上的两个紫色胶带都快变成黑色的了。


       “原来如此!”卡卡西左手摊成一个掌右手握成拳用力敲击左手,琳女神觉得自己好像看见卡卡西脑门上有一个大大的灯泡在闪耀。“那么琳我们一起去超市看看吧!”卡卡西的身后简直快具现化出一条大大的蓬松的尾巴在摇啊摇摇啊摇。


        “我拒绝。”琳女神面目表情高冷地说,“这个世界简直愚不可及。”


       “诶,你说什么?”卡卡西继续摇着那条蓬松的尾巴把脸向右歪去。


        “啊……我说的是我大概失恋了。”


        第二天很早带土就往约定的地方去了。但是像是故意阻扰似的,一路上有许多老人拎着大袋小袋驼着背在路边小步小步地挪动。或许是因为鸣人的嘴遁真的让他做回了原来的自己,他没有办法冷眼旁观。于是他还是帮忙去拎东西将老人送回了家。


       老人还想邀请带土到家中坐坐喝杯热茶被带土婉拒了。


       “今天我想向喜欢的人告白呢!”他这样开朗乐观地说。琳和水门33目前还没有什么特别的动作,凯啊路人啊都还没碰见更别说卡卡西班的几个人了哼。趁现在赶紧解决这事可能性不是更大了吗?带土觉得自己真是太聪明了,连走起路来都轻飘飘的,见谁都是七分笑。还没有谁敢对本总裁说不。他不无得意的想象卡卡西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的模样。


       “那你等我一下。”老人家似乎想到了什么转回身到屋里拿出了一捧花,“空手去告白多不好,我家里有种一些花,你拿去吧。”


       带土也没推托,一来显得虚伪,二来离规定的时间只剩三分钟了。挥手告别后带土拼尽全力地跑向目的地。


      他心中还在考虑到时候的措辞,手心里多了一把汗,还险些撞到了几个人。他设想过他到了的时候很多的情形,连其实是水门班任务的一项也想到了,却没想过此事的情景。卡卡西和琳在树下小声地交谈着什么,卡卡西看起来十分认真,简直比在忍者学校里考试讲着最艰难晦涩的内容时还要专注。


       卡卡西手里甚至还拿着一瓶草莓牛奶。没有人比带土更清楚琳女神的喜好了,琳最喜欢的食物是草莓。


       带土把紧握在手里的花抛在地上像一个胆小鬼一样转头跑调了。


       琳还在对卡卡西讲关于告白和约会的建议,突然发现他的眼神的焦距盯在他的身后,忍不住回头看。“如果担心的话追上去就好了。”


       他抓住地上的一把草带着一些细碎的泥土,眼睛看着被带土弃置的一束花,又看向琳。


       “啊啊……不用了。”


       “他啊,可是一点都不喜欢我。”


       他在心里满含苦涩地想着。


        ——他喜欢的可是你啊,琳。


        正巧另一个做缩头乌龟跑掉的那个人也这么想。


        宇智波却觉得旗木卡卡西是世界上最差劲的人,又毒舌又傲娇还是一个直男。他觉得自己没有哭,所有的眼泪都在上辈子琳死的时候流光了,装作斑的时候也不能露出自己软弱的一面。所以现在他的眼眶红红涩涩却掉不出眼泪。


       他本来是想回老宅的,但是跑到一半又突然换了一个方向。


        他跑到了木叶村有有名的丸子店去。


        以前有个人说如果不开心的话吃了木叶的红豆丸子就会心情变好。


       “老板给我一盘盘红豆丸子!不!五盘!”


       失恋的人总是希望有食物把自己内心缺失的一块补上。


       于是带土在吃第十八盘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跑进了厕所将胃里不能消化的丸子全部吐了出来。


       顺便还把自己出任务获得的钱全部花完了。


       宇智波带土在心里给还未出生的宇智波鼬比了个中指。


       宇智波.穷光蛋.刚失恋.胃里还难受.带土更加怨恨卡卡西了。讨厌他的面罩讨厌他的死鱼眼讨厌他的衣服品位总之所有旗木卡卡西的一切都非常令人讨厌。


       啊……这个世界的卡卡西果然是虚假的吧?这样的世界果然没有存在的意义吧?带土一脸苦大仇深地捂着胃挪着小碎步想着。


      “你怎么了?”熟悉的类似于女孩子的声线在耳边响起,“我才没看着你多久你就把自己搞成这样了,嗯?”


      卡卡西觉得自己简直不能爱,还是感觉不放心跑来宇智波老宅来看一下有没有事,却被告知带土根本没回来。在这里等了大概三十多分钟还没有看到他的人影,好不容易等到了他却这幅鬼样子。


       “……我去吃了点东西。”带土胃里还闹腾着,难得温驯地回答了卡卡西的质问。


       卡卡西没再说话,倒是响起一阵悉悉索索地倒腾东西的声音,他从包里掏出一个药箱,带土认得,是琳给他的,作为中忍礼物。


       “你把这药给吃了,一次两粒,一天三次,温水送服,大概四天后就差不多了。”


       听完卡卡西絮絮叨叨的叮嘱后,带土点点头准备进家门却被卡卡西用手拉住。


      “那个……据说你很喜欢吃红豆丸子。”卡卡西迟疑地开口道,“我之前去木叶的那家丸子店给你打包了一份。”


       带土觉得自己胃更痛了。


       “……卡卡西。”带土沉默会后决定打破这个尴尬的僵局“我在你心里是很特殊的存在吧?”


      当然,我喜欢你。卡卡西在心里这么回答了。但他不能对带土这么说,尽管他很想。


      “……你是我一生的挚友。”


       带土把自己的头压得更低了。


      “那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对吗?”


      “嗯。”


      “那么明天见。”


      “明天见。”


       带土回去后把卡卡西带给他的那份红豆丸子吃了进去,胃开始隐隐作痛,生理性的泪水聚集在眼眶,汗水凝聚在额角。他难受极了,但是他还是在吃,强忍着呕吐的欲望。因为是卡卡西给的所以无论如何也要全部接受。


       简直像是在自虐。


       我才不想当你的挚友啊混蛋。


       带土捂着胃蜷缩在床脚这么想着。

——tbc


琳:怪我咯

卡卡西33有一次错失了通往HE大道的捷径

两个傲娇相处的难度

蹭得累何必

另外有个番外脑洞

琳女神为视角的论坛体

(树洞)我喜欢的男孩子和喜欢我的男孩子在一起了怎么办!?

这大概是短篇我会让他在五章内完结的(。・ω・。)ノ♡


评论(7)
热度(37)

2015-02-24

37

标签

卡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