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界 —

黑猫01

※卡带不拆不逆

※脑洞大开堵不住我有罪orz

※lo三党先前那篇估计更新缓慢但绝壁不坑!

※微带琳 没喜欢过女神的带土总裁不是好总裁x

※堍猫妖卡卡西有能和动物交流能力设定

※文笔渣如果产生这货他妈谁!?的想法啊都是作者的错

※AU设定

※微佐鸣柱斑 太少了我不好意思打tag 但还是注意避雷吧

※如果可以请下滑

————————————————

       旗木卡卡西在最近在常去的便利店的附近发现了一只蜷在纸箱里的黑猫。毛皮是非常漂亮的纯黑,在阳光下闪烁着着明亮的光泽,眼睛也是奇异的带着花纹的红色。只是面部一边看起来有些杂乱。

       它懒洋洋地靠在能晒到太阳的纸箱的一处,拖着长长的音调叫了一声——

       “人类真是奇怪。”

       卡卡西也常看到这些难以理解人类做法的宠物在一旁抱怨主人的行径。仗着普通人听不懂动物的语言在一旁肆无忌惮地吐槽,往往轻易将主人一些鲜为人知的小秘密吐露。

       『我可不像你一样是个基佬!才不要和一条公狗度过余生!趁早找个妹子怎么了!』

        比如正在一旁训斥自己胡乱冲到别的种类的宠物狗那里发情的主人 可想不到他的宠物犬呜咽似的哀鸣实际上是在吐槽自己的性取向。

        卡卡西走到便利店照例买了一份秋刀鱼便当。坐在便利店的椅子上,透着玻璃,看见了那只黑猫。他踌躇了一下,把那条秋刀鱼夹了起来走出便利店放在了那个纸箱上。

         那只黑猫却非常不领情的模样,龇牙咧嘴,弓着背,全身的毛都要竖起来似的,从喉咙里发出呜声。而它看着那条秋刀鱼的眼神则是连言语都不需要便能轻易辨别的——嫌弃。

       卡卡西觉得自己的玻璃心碎了一地。

        好歹是他最喜欢的食物啊!而且猫不都应该喜欢吃鱼吗!不喜欢吃鱼那还叫猫吗!

        于是卡卡西果断起身离开了,他果然和猫合不来。没错,卡卡西是一个狗派。作为木叶警局的一名警察,常和犬类打交道 而且靠着能听懂它们的语言交流而与它们相处得非常愉快。

       每次解决掉曲折离奇一个案子,抚摸着爱犬的头部,总是会想,啊……人类有时还不如幼犬来的省心呢,起码幼犬喜欢什么需要什么都直说啊!

       所以卡卡西并不太喜欢猫这种以高傲出名的动物。它们上一秒可以对你千依百顺,下一秒就能毫不留情地用爪子糊你一脸。它们反复无常,阴晴不定,你永远搞不懂它接下来的想法。

       警局的大多数人都是狗派,却也有两位猫派。比如警局局长千手柱间和前特别小组组长的儿子,漩涡鸣人。

       “猫咪不是很可爱嘛我说!”鸣人这样解释道。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家那只猫可一点都不可爱。

       “没错没错,而且特别容易顺毛,温驯的时候还会舔你的手哦!”柱间重重点头试图增强说服力。

       局长拜托你把脸上的爪痕处理掉再说这些话好吗!

       总之猫派的两个人都是白痴啊,卡卡西面无表情地在内心吐槽。

        第二天卡卡西也在同样的地方看见了那只猫。与那次不同的是,这时它正在愉快的食用一个红豆丸子。三瓣嘴张开露出有着倒刺的舌头,轻轻舔舐丸子周围,再用旁边的利齿小口咬食。

        幸福感和愉悦感简直要具现化成为实体变成五个大字

        ——“丸子真好吃!”

       陌生的男声响起。卡卡西状似无意地环顾四周,确定了这声音的来源只能是眼前这只猫。

       一只吃甜食的猫?不不不!它已经抛却了作为猫的尊严!它已经不是一只猫了!它只是类似于猫科动物的新型生物!

       卡卡西决定一会去和以前的生物老师道个歉。

       “之前那个银头发老男人给我的那是什么,简直是要干涸的马粪,噢,说不定比那个还要糟糕,说真的,他怎么敢那么虐待一只尊贵的猫……”

       它还在絮叨,因为它认定没人能听懂它的话的含义。所以他也没能在被“银头发老男人”洗脑的卡卡西举起来之前有所察觉。

        “哪个白痴快放手!”恼怒的声音。

       它用力瞪着四肢,转过头企图咬住卡卡西的手指或者手背。但都没能成功。

       它狠狠地瞪着卡卡西。

       但实际上只是胡乱扭着身子,眼神根本没能对上。

       卡卡西眯着眼睛,弯成两弯月牙。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说着:“哦?银发的老男人?”

        虽然快要已经是三十左右的大叔,卡卡西可还是觉得自己年轻得很,还能再战八十年。

        “那个没有品位吃秋刀鱼的人类?不对你怎么能听懂我说的话的!?……”它身子一僵 然后扭得更加厉害,试图脱离卡卡西的大手。

       

         卡卡西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把这只猫带到警局来了。这阵子木叶和平得很,风平浪静的,狗派的卡卡西带来一只猫,就成了为数不多的值得津津乐道的话题。

       以牙为首的狗派简直捶胸顿足大喊,卡卡西你为什么要背叛狗派!

       柱间和鸣人倒是非常高兴。

        啊啊你终于知道猫的好处了吗?真是太好了!

        还硬拖着卡卡西传授了一大堆养猫小技巧,虽然卡卡西觉得这些全都没什么用。

        “要喂给猫番茄哦,那种洗得很干净的新鲜小番茄是上选……”一边鸣人兴致勃勃地开始BALABALABALA

        “我们家斑斑喜欢吃小豆饭寿司哦,而且它不太喜欢吃鱼的样子……”柱间没来得及等鸣人说完也开始BALABALABALA

       不不不你们家养的一定不是猫,是猫妖吧猫妖吧!

       不过不喜欢吃鱼倒是相同……

       卡卡西决定还是悉心听一些他们的建议。看到卡卡西认真的模样,他们硬是拖着卡卡西讲了好几个钟头,害得他不知不觉还加班一小时。

       “反正最近案子不多嘛!”他们两人倒是一脸糜足。

       卡卡西去接猫的时候它几乎已经把警局的人得罪了遍,到处不是咬痕就是爪痕。

       “卡卡西你真是太狡猾了!明天我也要把斑斑带来和大家一起玩!”柱间看起来有点难过。

       卡卡西本来还在想会不会被上司批评啦之类的杂想,听到柱间的说法他已经对这个平日不靠谱的上司没想法了。

       “啊那我也要带佐助来!”鸣人一听也有点兴奋。

       不不不千万不要!卡卡西已经感觉到平时同事对自己略带不善的眼神了。

       卡卡西带着歉意把那只猫提起来,放进柱间友情赞助的一个猫笼里,期间被爪子抓到数次。

       “我叫你什么名字好呢?”卡卡西在回去的路上喃喃自语,“咪咪不错吧?”

        “你是活在上个世纪的人类吗!”黑猫全身的猫都一根根竖起来,对这个土的掉渣的名字表示不满,“大爷的名字是宇智波带土,感恩戴德地记住吧!哼。”

       “啊……带土啊……”卡卡西有些犹豫,但还是坚持说了下去,“我们家有只狗,你介意吗?”

       虽然问它介不介意,但卡卡西可不能为它把帕克给扔了。帕克很早以前就开始跟着他了,可能帕克也是妖怪,不然怎么能活那么久?

      回到家卡卡西就发现帕克窝在沙发上。“哟卡卡西。”它懒洋洋地向着卡卡西打招呼。

        “哟,这是你的新同伴。”卡卡西提高手里的笼子。

      

         一开始并不能相处得非常愉快。

         带土是个甘党,而卡卡西和帕克则都是咸党。为了迎合带土的口味,卡卡西在每天上下班前都会买来一盒布丁。与他非常熟悉的便利店店员也因此多大量了他好几眼。

       过了几天甚至出现了卡卡西有女朋友了这样的谣言。

       带土的性子是天生来的高傲,帕克却是没什么精神的样子。以至于带土家里常常出现猫“欺负”狗的现象。比如在获得出笼允许后就会跑到帕克常呆的地盘;将帕克从狗粮旁边赶开又开始嫌弃它的食物品位。

       “卡卡西33你是不是经常把猫一个人放在家?”去和他们抱怨却得到了这样的训斥,“这样不行哦!猫很敏感的,你们家还有条狗,当然会不高兴啦!”

       卡卡西决定把带土带到警局来。

        经过血与泪的教训以及柱间和鸣人的经验,卡卡西逐渐能够懂得一点带土的思维模式了。

       什么你要给我喂食!?不行不行我才不要吃你给的东西呢!你坚持要喂?那好吧……只能是甜食哦!

       你想给我顺毛?哼我怎么会让你们帮我顺毛呢!你一定要顺毛?唔……就一下哦喵。

       总之只要露出温柔的笑和适当的示弱,带土就会轻易的妥协。

       带土甚至能像警犬一样追踪嫌疑人。

       有次卡卡西还看到了不得了的画面。带土站在一边,其他的地方站了数只大小不一颜色各异的猫还有一盆芦荟。带土脸上还带着橘红色漩涡纹的面具。带土看起来……有种神棍的气息呢。

       带土有时会莫名消失一段时间,无论怎么样都不肯说去哪里了。好在没有什么伤痕带回来,一次也不会很久。卡卡西也就决定随它去了。

       柱间和鸣人常会来他家做客,带着自家的猫一起。有时候卡卡西甚至会觉得它们认识,虽然它们从来不交流,但带土浑身炸毛的反应就证明了一切。

      

        带土不太喜欢洗澡。但卡卡西作为一个重度洁癖处女座怎么会允许它不洗澡呢?每次帮带土洗澡都可以算的上一次小规模战争。浴室被洒得到处都是水。

       最近卡卡西想到一个好办法。他先到浴室之后脱光躺到浴缸里,再把带土抱到身上。这时候带土就会乖乖地收起爪子,听话地让卡卡西摆布。

       卡卡西甚至可以感受到它暗藏在黑色皮毛下的红晕。

        帮带土洗完澡,用柔软的白毛巾擦干身上的水滴 再用吹风机烘干它的皮毛。带土在这段期间都无比听话乖巧。

       卡卡西不知道带土的到来是不是上天的恩赐,但他觉得它能到自己身边真是太好了。

———————————————————

       带土曾被一个叫野原琳的人类女性收养过。琳非常温柔,它会小心翼翼地把带土和别的野猫打架而受的伤包扎好,然后絮叨教训它的鲁莽。她会做非常美味可口的点心,然后摆放在便当里。

       带土非常喜欢琳。

       它甚至决定以后化为人形的时候和她永远在一起。

       “人类的生命太过短暂。她只有数十年的寿命,你呢?你可是一只猫妖。”宇智波斑在抢夺了琳给它做的点心后慢条斯理地说着。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可是琳有自己喜欢的男孩子。

       ——旗木卡卡西。

       琳班上最优秀的男孩子。她时常向它诉说卡卡西的优秀和生活点滴

       ——卡卡西一直在我们班考第一,就算年级里他的排名也不低

        ——卡卡西是一个孤儿哦,但是他非常坚强,从来没有徘徊过的样子

        ——卡卡西喜欢吃秋刀鱼啊……我要去去向妈妈请教呢……

       ——卡卡西今天和我说话了!

       ……

       我不想听,带土想这样跟琳说。但是琳听不懂,她只以为带土拖长了音的喵叫是在认真地做她的听众的反应。

       带土总觉得琳会喜欢它的。它出身于猫妖中的名贵一族——宇智波。如果它想它远可以比那个叫做卡卡西的男孩子来得优秀。

       它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放在修成人身。

       但是人类的寿命真的非常短暂。

       琳出了车祸。

       为了救琳,它不自量力地试图扑上去把琳推开,却只是一起被车碾压了罢了。

       它的脸上留下一块消失不掉的疤痕,那是为了琳而留下的。但是琳却死了,它却活了。

       它创立了一个组织晓以便忘却那些回忆。它甚至想破坏这个世界。

       人类的生命那么短暂。它曾经为确认情敌模样而记下的银发小鬼现在都已经成了一个银发大叔。

       对于卡卡西给予的那一条秋刀鱼,带土毫不留情地给了嫌弃的反应。那是作为琳的宠物时对秋刀鱼的本能反应。

        带土却没想到卡卡西能听懂自己的话。

         它被自己以前的情敌带回去做宠物。它极尽所能地把卡卡西的生活搞得一团糟。但是卡卡西总是把眼睛弯成月牙,然后原谅。

        带土有点烦躁。

        它快能化成人形了。

        但是卡卡西总是把它带到浴室和他一块洗澡。

        而且它觉得它有点喜欢卡卡西。

        它决定去找自己的小伙伴解决这个问题。

        “喜欢那就在一起呗!”那只最大的看起来像鲨鱼一样奇怪的猫这样说着。

        “如果他给你的聘礼足够多的话……可以。”角都猫开口道。

        “老大你喜欢的人是什么样的啊?肯定正经不到哪里去吧。”

        卡卡西平时看起来是不太正经,但一开始工作就有种男人的魅力。

        带土不太敢在卡卡西家说话,因为长久明白了人类听不懂自己的话便常常有话直说,从不在心里藏着。

       这次也没能听到好的建议。带土只好去找别的猫打架来排泄自己内心的抑郁了。但好在它在猫界几乎已经难逢敌手,也不会带伤回家。

       带土太明白自己现在的心情了。那时候喜欢琳这是这样。可就是因为太明白了所以才害怕。

       在月圆之夜带土就可以化为人形了。

       可它一点都不期待。

       带土心里太慌了,以至于连斑的警告也没能听进去。

       它打算在那天溜出去等化为人形,然后月圆夜结束再回去。它做起这事来轻巧又敏捷,毕竟它这样干过无数次,没有一次不得逞的。

       卡卡西看见带土不在家也没多在意。毕竟带土也有太多次没在家了,但它总能管好自己,不是吗?

       带土觉得妖力前所未有的膨胀,几乎要把它炸裂。它难耐地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才发现周围有许多猫妖在自己身边。

       ——这个月圆之夜你的妖力会无限膨胀,那不仅是你化为人形的好机会,对于其他猫妖来说,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获取修为的捷径。

       带土太难受了,简直没有办法站起。

       它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妖力流过它的每一条经脉,源源不断地流进它的内丹。

        它把冲在最前面几只猫制服,后面的开始踌躇,最前面讨不到便宜,太迟又没办法获得战利品,它们在挑选一个恰到好处的时机。

        总有按捺不住的猫冲在前面,一只又一只,没完没了,永无尽头。它应该把这些妖力用来化为人形,而不是任由它们在体内堆积到一个程度然后爆炸。但它没有时间和精力来引导它们。

        ——boom!

        爆炸了?那么快?它觉得临死前最遗憾的事情是没有向一个暗恋对象坦白过自己的心意。

       “哈哈哈哈哈爆炸的艺术你们都来尝尝看吧!”迪达拉的声音响了起来。那是一只有着金色的眼睛的漂亮猫咪。

       “哼 小孩子旳艺术。”紧随其后的是一只身材娇小有着红色眼睛的猫咪。

       “旦那我很尊敬你但是只有这方面决不妥协!”金色眼睛的猫开始叫起来。

       它们两总是为这个纠缠不休。

       跟在后面的是卡卡西。

       卡卡西发誓在被这几只奇怪的猫咪拖过来之前他从未想过这里会聚集那么多的猫咪。

       全木叶的流浪猫在开会吗?

       卡卡西抱起那只猫,捏了捏它的脖颈:“回家咯?”

        带土一开始不太情愿,如果现在回去了,那他一开始逃出去的举动不就显得很愚蠢吗?但卡卡西抚摸它的脖颈的时间它久妥协了。那是卡卡西长时间与带土打交道偶然发现的它的弱点。

    

      回到家后卡卡西把带土放在浴缸里。

      先前那些猫把他推过去时的措辞混乱而无逻辑。他只隐约听到,带土,有事,很高贵,人形,妖怪。几个关键字

       啊果然喜欢吃甜食的猫是猫妖啊。

       不你完全错了好吗。

       总之卡卡西决定先把脏兮兮的带土洗干净。

       可是眨眼一看,黑猫不见了,变成了一个黑发红眼的男人,眼睛里有着三个黑勾。男人的身体干干净净如同出生未久的婴儿。只是脸上有一大块疤痕看起来非常突兀。

       卡卡西把事情连起来,思索了很久之后,只想到一个关键

        ——我没买哥哥扭蛋啊!?

       男人睁开眼,似乎并不太能接受现在说话的方式,说出来的话有些怪异。

        他有些犹豫,还是说了一句让卡卡西震惊不已的话。

       “卡卡西我喜欢你。”



——tbc

评论(11)
热度(48)

2015-03-07

48

标签

卡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