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界 —

好想更加靠近你一点1

短篇大概

双向暗恋梗,没错作者就是那么爱这个梗!

架空,青梅竹马设定,小优和米迦自小生活在孤儿院,分别被红莲 费娘领养,在高中再次重逢。

私设有,ooc有。

后续是有的,但是作者有懒癌。

没有问题请下滑(๑•̀ㅂ•́)و✧

——————————————

百夜优一郎喜欢百夜米迦尔,这是藏在优一郎心中无以名状的小小情愫。不是亲人兄弟之间的喜欢,而是想要抱住他,牵住他的手,亲吻他满含温柔的眼角和永远带着微笑的唇这样的喜欢。但是他们是亲人啊!这种充满罪恶和肮脏的幻想,放在像天使一样纯洁的米迦尔身上,如果哪一天他知道了的话,一定会觉得我是一个糟糕透顶的人,连朋友的关系都难以维持下去了吧?

明明一开始就是普通的亲人之间的喜欢啊……是什么时候开始,那些对米迦的思念变了质,然后腐败,从而滋生出了畸形的感情。优一郎不清楚,我们更是不得而知。唯一清楚的是,当迟钝的优一郎明白自己心情的时候,那些阴暗的想法就如同生长在暗处的荆棘,紧紧缠绕在他的灵魂深处,扼住他的咽喉般无法令他忽视。

当某一天纯情的优一郎看见自己的内裤里的异样再联系到昨晚的梦,他的脸一下子涨的通红。而在被红莲发现清洗的床单和内裤之后瞄见红莲戏谑的眼神和“啊呀我家小鬼终于长大了”这样的话后则直接成了一只暴躁的小兽,呲着牙妄图攻击对方。

论武力值优一郎自然不是红莲的对手。被红莲打发去了学校的优一郎也是满脸不快,一脸生人勿近的状态,使得以优一郎为圆心,优一郎的手臂为半径的区域没有一个人。当然这些人里不包括柊筱娅。一个活泼的女孩蹦蹦跳跳地跑向一个看着就是不良少年的男生,这样强烈的违和感,在这所校园却不为所动。论原因的话,随便拉一个校园里的普通男女都会回答同一个答案——(ju)麻(qing)木(xu)了(yao)。

少女自称是红莲的手下,是红莲用来监督自己有没有好好在学校里交朋友的。

红莲难道你已经没有下限到雇佣童工了吗!?

优一郎全当她在胡说,也就任由她在自己身边蹦跶。但是奇怪的是,从柊筱娅待在优一郎身边之后,优一郎就莫名其妙结交了一帮或许能够称得上朋友的家伙,并被柊筱娅擅自取名叫做“柊筱娅学习小组”。虽然彼此口头都不承认,但要是到了紧急情况还能勉强依赖一下的人。优一郎虽然嘴上说着才不在乎这群笨蛋,但其实心里还是有一点点的小开心,嗯,真的只有一点点噢。只是凭着这点愉悦解决掉了几份不怎么喜欢的蔬菜而已。

因为优一郎一直以来除了米迦再没有其他称得上朋友的人选了。由于性格不讨喜,小学初中的时候处处受人打压,但又因为他常和红莲对着干而去勤奋练习的剑道而不敢和他正面冲突。只好用“大家都不会喜欢你”这种冷暴力来对待了。上了高中后又和米伽再次相遇,内心里的矛盾又让他没法想这些。再说,朋友的话,米迦不就是嘛!心里又有另一个声音小声反驳,你又不是真的拿他当朋友,你对他的心思可不是朋友的想法。

优一郎小小的脑子里负荷不了太多,还在努力理清思绪的时候,一道温柔的声音传来:“小优,早上好。”

明明是再普通不过的打招呼,却因为优一郎昨晚的梦境而变得难以应对。支支吾吾半天才结结巴巴地回答了:“啊……米迦,早上好。”

比起朋友少的可怜又不受人待见的优一郎,米迦可以说是另一个极端。因为长相出众,虏获了不少女孩子的芳心;又因为性格温柔,为人体贴仗义,男孩子对他也是服服帖帖的。就算没有自己的话,米迦也一定能够愉悦地度过高中时光的吧?

一整天优一郎都精神恍惚,没法好好集中精神。也幸亏临近月考老师一直都在考试,不然上课听讲什么的,优一郎可是老师重点喜欢点名的对象,少不了一顿批评和罚站。米迦是则因为成绩优秀,被老师提到了前面去坐,但与优一郎的位置相差倒也不是太远。好几次米迦都回过头观察优一郎,但优一郎却始终没有注意那道眼神。

优一郎看起来是冲动的人,但这次却宁愿缩在自己的世界里,躲在墙角,不愿意跨出一步。说他胆小也好,懦弱也罢,因为米迦是特别的存在,所以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不愿意轻易尝试。至少,至少现在米迦心里放在第一位的还是他,对吗?

直到放学,优一郎仍是心事重重的样子,也没有在意米迦的异样。米迦一般放学的时候都会由他的养父,一位从头到脚,从穿着到气质,由内而外散发出一股骚逼气息的长发男人开车接送的。但是今天他因为临时有事没有来接米迦,米迦要乘公车回家。优一郎从初中开始就不让红莲接送了,他推着自行车对米迦说:“上来吧,我送你回去,反正也顺路。”撒谎,他们两家根本南辕北辙,两个不同的方向,哪门子的顺路。优一郎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给自己一个耳光,少说这种尴尬的话。

米迦跟在后面的脚步愣了一下,然后绽放出一个温暖如同向日葵的笑容答应道:“好啊。”

优一郎蹬上自行车,头也不回对米迦说:“上来吧。”平静的声音下面,只有优一郎自己知道,他的心脏跳动得是那么快,手心里的汗多的几乎要抓不住自行车的龙头,脸上发烧似的烫,心里是甜蜜的夹杂着酸涩的山楂糖的味道。而这些的根源此时正坐在他自行车后面,吐出的气息萦绕在他的背后,优一郎第一次发现原来他的后背也是敏感的。

当米迦的手环绕在优一郎腰侧的时候,优一郎脑海霎时一片空白,自行车歪歪扭扭地呈s线前行,差点撞上了一位无辜的行人。优一郎停下自行车恶狠狠地扭头看向米迦,吼到:“米迦你刚刚在干嘛啊!很危险的你知道吗!”

米迦一脸认错的样子,用着一贯温柔的音色,低着头道歉:“对不起啦,但是骑车的时候把手放到前面的人的腰上不是很自然的事吗?是小优你太敏感了吧。”优一郎觉得米迦说的很有道理,但那是放在朋友的立场上讲。你去问问哪一个青春期少年发现自己心上人坐在自己自行车后座上,还用手绕着自己腰的能无动于衷的?

但优一郎又不能说出口,只好默许了米伽的行为。他尽力把注意力集中在前方的路上,而不是堪堪围绕着自己腰两侧的双手,结果收效甚微。好不容易把米迦送到了家,米迦在下车之后却紧紧拥抱了优一郎了一下,在优一郎的耳朵旁边轻语着:“谢谢你,小优。这是感谢的拥抱噢。”

优一郎魂不守舍地回到家,跌跌撞撞回到了家,也没有和红莲打招呼就回到自己房间,扑到自己床上,埋进了他的被子里。他的脸还是红的,触碰到凉丝丝的丝绸被子更是明显。

太犯规了。优一郎想着,这样下去不是根本没有机会放弃吗?

他看着皎洁的月光从窗户外面透进来,撒在地板上。那个明亮的颜色,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米迦。明明不可能有机会,却为什么还要留给我幻想呢?

我喜欢你啊,米迦尔。

真的,很喜欢。

今天的优一郎也是在痛苦和甜蜜中度过了一天。

——————————————

百夜米迦尔喜欢百夜优一郎。这是百夜米迦尔一直藏在心中的小小秘密。

从很小的时候,或许就是分离的那天,百夜米迦尔就明白了自己心中暗涌的漩涡。是的,米伽尔明白自己的心中住着一个可怕的傲慢的恶魔,或许他只是等待一个契机,借此占领他的身躯。他告诉自己心灵深处最忠实原始的欲望,没有道德束缚的,可怕的念头。

但米伽尔不希望这么做。

他害怕他的小优无法接受这种东西。从很小的时候开始,优一郎不喜欢的东西无论如何也不会接受。就像优一郎非常讨厌吃苦瓜,他不愿意吃,那么即便是饿他三天,他还是不会去碰那盘苦瓜。如果优一郎讨厌米迦尔的这种感情呢?他是不是会用冷冰冰的语气让米迦尔离他远一点,用厌恶的神情说米迦尔你真恶心。

分离了太久,米迦心中的那份念头,像是陈年的老酒,在时间的沉淀下变得越发美妙,令人无法挣脱。

几乎每一个夜晚,米迦尔都会梦到优一郎。与真实的完全不同的优一郎,在梦中对他百依百顺。他想要看见小优啜泣着喊着他的名字,用依赖的眼神看着他。早上起床面对着镜子,他仿佛看见这幅漂亮皮囊下的狰狞野兽在咆哮嘶吼着。

米迦尔非常讨厌优一郎身边的“朋友”。朋友?别开玩笑了。那只是占用了我和小优在一起的时间和精力而没有用处的东西罢了。但是小优非常喜欢他们,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嘴角抑制不住的笑容,而到了他身边,则会一直发呆,也不怎么讲话,更不会笑了。就像每一个青春期里的恋爱小毛头一样,他非常关注心上人的动态去向,以及情感变化。这种情况却是米迦尔所不乐见的一种。

米迦尔有些烦躁,但他尽力抑制不让优一郎注意,而优一郎真的没注意时,他发现自己更加烦躁了。

如果可以,他想狠狠地踹一脚电线杆或者树桩这一类的东西。但作为一位模范生,做这类事情是不合身份风度的。

所以他也只能干生气。

费里得今天不来接他,他只好乘公车回去。陪小优一起去车棚取车的时候聊着天无意中提到了,却没料想到小优提出了骑车送我回去的建议。这实在是求之不得的好事情,米迦不自觉露出了笑容,并非是那种客气中带着疏离的微笑,而是发自内心的喜悦与高兴。

不自觉的环抱住小优的腰,用脸颊有意无意地贴着优一郎的脊背。哪怕因此让小优没有办法好好专心骑车也没有停手,用惯用的无辜的脸看着优一郎,优一郎就受不了,乖乖默许了他的行为。

鼻翼间萦绕着小优的气味,像是淡淡的清爽的柠檬味混合着少年独有的汗味。米迦其实是一个容易满足却又特别贪心的人。只是想要每天能和小优在一起,想要让他拥有与自己一样的心情。但明明已经紧贴着小优了,却还是非常,非常不满足。

心里溢满了因为嗅到了小优气味的愉悦,在灵魂的深渊里却又叫嚣着不满足。

想要获得更多,不止是气味,还想要抱住他,牵住他的手,亲吻他满含桀骜的眼角和永远抿着的唇。想要回家的路能够更加长一些,好让这样亲密的时光再延长一些。但路始终拥有尽头,到达了目的地后,米迦尔觉得,大抵是太过柔和的月光蛊惑了他,所以他才敢抱住小优。

“谢谢你,小优。”能和你相遇实在是太好了,“这是感谢的拥抱噢。”但是我心中还暗含着的欲望,你能看到吗?

回到家,四周冷寂,只有他一个人。走到米伽尔自己的房间,瘫软在床上。鼻翼间似乎还有气息残留。用手掌捂着脸,再松开五指,透过指缝看着撒进房间里的月光。清冷的月光里仿佛站着一位神祇,他冷峻的脸上带着讥笑的神情。

小优,我喜欢你啊。

他转了个身,用枕头捂住脸。

真的,最喜欢你了。

所以你能不能也喜欢我一点呢?

米伽尔今天也是在烦躁和愉悦中度过了一天。

————————————————

月空下的两位少年悄悄许下相同的愿望。

然而其实这个愿望早已实现。

————————————————

bug是日本后座不能骑车,剧情需要嗯。

大声告诉我甜不甜!一个字回答我!

评论(30)
热度(80)